企業合規不起訴制度的適用對象

時間:2021-12-02 17:12:00 瀏覽:126

作者|李玉華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學院院長

教授、博士生導師


2021年10月24日,第十五屆尚權刑事辯護論壇在北京市成功舉辦。本屆論壇由中國政法大學國家法律援助研究院與北京市尚權律師事務所聯合主辦。論壇的主題是“刑事辯護高質量發展與法律援助制度完善”。本屆論壇采用線下、線上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共有100余名專家學者、法律實務界人士在現場出席了本屆論壇,在線實時收看達1.9萬余人次。以下是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李玉華在論壇上的發言,整理刊發以饗大家。來源于尚權刑辯。


首先祝賀尚權刑辯論壇走過15年,形成了我們法律界認可的品牌,也感謝會議主辦方的邀請。


我特別注意到本次會議專門設了這樣一個單元:“企業刑事合規的理論與實踐”,可見尚權律師事務所對這個熱點也是給予了足夠的關注。這個問題確實很重要,在最高檢的推動下,轟轟烈烈在全國已經開展起來,經歷了第一輪的試點以后,現在進行第二輪試點。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中宣部和司法部今年6月發布的《關于開展法治宣傳教育的第八個五年規劃(2021—2025年)》里面列了4個專欄,其中專欄3即為“企業合規建設”,可見對這個問題國家也給予了足夠重視?,F在實務界、理論界都很關注這個問題,其中律師的關注度更高,這也將成為律師業務的一個新領域。合規是有門檻的,律師學習和實踐的熱情都是非常高的。合規不是單純的遵守法律規定,而是治理企業犯罪的一種新理念。


在學術界對合規的研究現在也是非常熱的,我們公安大學也積極參與企業合規與社會治理的研究,2020年我們成立了企業合規與社會治理研究院,2020年組織了一次高端論壇,今年剛剛在10月16日組織第二次高端論壇,這學期我們在研究生層面開設了企業合規與社會治理的系列課程,引起社會高度關注。


今天我想在這里跟大家分享的題目是《企業合規不起訴制度的適用對象》。


我們國家的企業在走出去過程當中被動遭遇了合規,最典型的、讓大家感受最強烈的是中興公司。此后,2018年國資委發布了《中央企業合規管理指引》,七部委發布了《企業境外經營合規管理指引》,可以說2018年是企業合規元年。2020年最高檢推動開始進行企業合規不起訴試點,今年這個試點又擴大到了十個省市,涉及到27個市級檢察院,165個基層檢察院,第二輪試點是從基層檢察院擴展到市級院。在試點過程當中,既有對國際經驗的借鑒,也有我們面臨的一些本土問題,適用對象問題也是其中的一個爭議點,圍繞企業合規起訴不起訴到底是輕罪還是重罪,用于企業還是個人,用于大企業還是小微企業存在不同觀點。


一、企業合規不起訴適用輕罪還是重罪


第一輪試點選了六個基層的檢察院,由于剛開始試點,所以選的案子都是比較小的,比較輕微的案子,各地在試點的時候,試點文件里面一般也是比照個人犯罪,一般將適用范圍設定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輕罪。但上海金山區檢察院規定,對可能給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可以有條件的適用。這樣就有一個疑問,是不是只能是這種輕罪才要進行合規不起訴呢?在實務界和理論界大家對這個問題都存在不同的觀點。


企業合規不是簡單的對輕罪的原諒,而是企業犯罪的一種新興的治理方式。對輕罪的涉案企業適用合規不起訴,只是合規不起訴制度在實施當中的一種結果呈現,并不必然排除對重罪的涉案企業適用合規不起訴。另外合規不起訴也不是對企業重罪的放縱,而是通過使企業付出沉重的代價獲得重生。通常即使涉嫌重罪的企業,在國際上通過合規不起訴也是能夠獲得一個相對從輕的處罰,但是都伴隨著巨大的合規代價,比如說巨額罰款,更換領導層,任命合規監督官,加大合規投入,改進并落實合規計劃等等,像西門子公司、匯豐銀行等等都是付出過巨大的代價。所以很難說對重罪適用就是放縱,準確地說是“付出代價+強制改造+實現重生”。


從域外經驗來看,企業合規不起訴適用也沒有僅限于輕罪,很多也適用于重罪。我梳理了一下美國2019年度司法部欺詐部的年度審查報告,這里面有DPA還有NPA,很多涉及到證券欺詐、海外賄賂、消費者欺詐、海外交易,很多罪行是很嚴重的。比如有一起案件當中,首席財務官被判了十年的監禁。時間關系,我就不具體介紹了。


二、企業合規不起訴適用于個人還是企業


我們從歐美的實踐來看,都是用于企業的,就是對企業DPA和NPA。且秉承了一個理:“放過企業,嚴懲個人”,所以里面涉案的高管一般都是要追究的。但是在我國的本土實踐當中就呈現出對個人也不起訴的現象。第一輪的試點都是基層檢察院進行的,而且都是選擇的輕罪,好多都是小微企業。小微企業呈現出“人企合一”的模式,個人與企業的關聯度非常大,如果是放過企業嚴懲個人,實際上就嚴懲了企業,所以在中國本土化過程當中出現了一個特有現象。最高檢今年6月份公布的典型案例里,案例四,對企業不起訴,對個人也不起訴了。我們說從結果上看,是對企業也沒有起訴,對個人也沒有起訴,但是并不意味著對個人也要使用企業合規不起訴。我認為企業可以適用合規不起訴,對個人可以運用我們現有的認罪認罰從寬。


三、企業合規不起訴制度適用于大中型企業還是小微企業


從國外實踐來看,大部分都是用于大型企業,很多都是大型的跨國企業。但是在我國首輪試點中,大部分都是小微企業,這個也有我們特定的情況。一是他試點的時候都是基層檢察院,基層檢察院辦的案子通常都比較小。第二,我們為什么搞合規不起訴?因為我們在后疫情時代,面臨“六穩六?!眽毫?,很多小微企業也有合規從輕的需求。一般認為,只有大企業才能合規,因為大企業的社會影響面大,如果它一旦涉案的話,水波效應比較大,對上下游、雇員、社會穩定影響比較大,另外,合規需要花費的費用也比較高。但是,這些都不能成為阻礙小微企業合規的理由,因為從中國的本土化實踐當中可以看到小微企業是有合規的必要性的,另外它還有強烈的合規意愿,這也是社會的期待和國家的期待。而且特定情況下,小微企業也會產生水波效應。比如說批量的,還有在疫情的情況下,小微企業對社會穩定和就業也都是有貢獻的。


另外,關于成本的問題,其實在我國首輪試點中,我們也沒有像歐美那樣都讓企業承擔合規成本,有的地方在試點的時候是由地方財政承擔了合規成本。這個有可能遭遇到質疑:為什么企業犯罪讓納稅人掏錢?那么,是不是可以建立合規監管基金,通過把企業的罰款、捐助等放到基金里面,對于小微企業合規提供及經濟幫助。


總而言之,合規也在呈現一個多元化發展的方向,我們國家是先搞了小微企業的合規,今年第二輪試點已經開始對大型企業合規,呈現出與歐美不同的發展情況,歐美則是從大企業開始,但是他們在法律里也有對小企業合規的規定。相信我們的合規實踐將為世界的合規貢獻中國智慧。


來源:轉型中的刑法思潮

本文僅作分享,作品版權歸原作者及機構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立即更正/刪除

登錄合規網
出轨同学会